衡水新聞>>衡水·生活>>

​細數《我和我的家鄉》中的衡水元素

2020-11-11 15:43:29 來源:
進入移動版,省流量,體驗好

票房成績:上映8小時破億,16小時過3億,10月25日超26億!連奪20天內地單日票房冠軍,貓眼評分高達9.3……評分第一、口碑第一,《我和我的家鄉》是今年院線國慶檔的“票房冠軍”“最大贏家”,也是中國影史上第21部票房突破20億的電影!

放映月餘,熱度不減。11月6日,《我和我的家鄉》日文字幕版登陸日本全國影院;11月7日,這部佳片入圍第33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故事片獎提名!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繼《平原上的夏洛克》之後,《我和我的家鄉》再次讓衡水方言、衡水人物、衡水故事在院線銀幕上展示風采,讓我們的家鄉知名度、美譽度倍速躍升!

高手雲集,星光閃耀。總監製張藝謀、總導演甯浩、總策劃張一白;五個單元分別由甯浩、徐崢、陳思誠、閆非和彭大魔、鄧超和俞白眉執導;葛優、黃渤、王寶強、劉昊然、範偉、張譯、鄧超、閆妮、沈騰、馬麗……數十位一線明星參演。《我和我的家鄉》創作團隊被稱為中國影視界的“銀河戰艦”“夢之隊”。

在這“超豪華黃金陣容”中,兩位衡水籍演員讓人備感親切——葛優、張佔義。影片開篇之作《北京好人》中,他們有大量對手戲。這個故事展現了血濃於水的城鄉親情、京津冀一體化協同發展的成果以及國家農村醫保政策給普通百姓帶來的“真金白銀”般的實惠。

“命題作文”竟如此驚豔

曾執導《瘋狂的石頭》《無人區》、監製《我不是藥神》……一向以“黑色幽默”“荒誕”為創作風格的著名導演甯浩,近來的作品多了些温情底色,讓“命題作文”主旋律影片驚豔呈現。

《我和我的家鄉》是今年中宣部電影局確定的重點影片。作品採取集錦片形式,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為背景,聚焦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扶貧、教育、文化、醫療、人民生活等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表現人民羣眾的幸福感和獲得感。這部獻禮之作,可謂去年“國慶檔”熱映的《我和我的祖國》“姊妹篇”。甯浩認為,民生問題涉及千家萬户、涉及老百姓切身利益。“家鄉的變化、社會的變化,每個人都能親身感受到。所以我們採用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形式,用輕鬆的講述讓觀眾在歡樂中體驗家鄉的變化。”

與《我和我的祖國》以時間為軸講故事不同,《我和我的家鄉》是空間上的橫向拓展,5個故事的導演分別在不同地域拍攝。甯浩《北京好人》代表華北地區,陳思誠《天下掉下個UFO》代表西南地區,徐崢《最後一課》代表華東地區,鄧超、俞白眉《回鄉之路》代表西北地區,閆非、彭大魔《神筆馬亮》代表東北地區。這樣,5個故事基本覆蓋了全國“東西南北中”各地域的千家萬户。

“家鄉、年少時的經歷,會持續性地影響一個人。每個人都是這樣的,年輕時總想出去,但出去之後,又在不停地尋找回去的方式,還是需要‘家’這個座標系。”甯浩習慣以小人物為視角講故事,把落點定位在“人”。“家和國是緊密相連的,但給人感受又有細微不同:提到祖國,人們會覺得很宏大,有血脈賁張和自豪的感覺;而提到家鄉,則特別温暖。家鄉應該是更具體的關於人的描述,關乎每個個體。”《北京好人》由甯浩自編自導,取材於他的親身經歷。

幾年前,一位老家親戚到北京看病,住在甯浩家裏。“這個親戚當時很焦慮,既有對病情不確定的擔心,也有對醫藥費太高、怕支付不起的擔心。”甯浩安慰他,如果真的是錢不夠,自己可以幫助。沒想到,這位親戚的態度立刻變了,在作為晚輩的甯浩面前特別拘謹,“老想在家做點事兒(幹家務)”。後來知道看病的錢幾乎都能用老家的醫保報銷後,這位親戚態度又轉變了,“一下子回到了他作為長輩的姿態上去了”。

這件事對甯浩觸動很大。“原來基層的工作已經做得這麼好了,讓每個人的生活都有了保障。”他感覺,現在的農村醫保“確實是政府辦的‘硬’事”。接到《我和我的家鄉》拍攝任務後,便決定從這一角度講個異鄉人的小故事。

《北京好人》故事發生在北京,但甯浩認為,在中國,往前溯三代,人們都跟農村有剪不斷的關係。“葛優祖籍衡水。這次我們拍攝的,就是他作為一個在北京生活工作的衡水人接待老家親戚來京看病的故事。”

“本土型”“遊子型”與“山寨型”的衡水人

今年5月,《我和我的家鄉》劇組曾來河北省選角、採風,重點考察唐山和衡水兩個城市。

衡水市委宣傳部積極配合,第一時間組織推薦了20多位文藝工作者參加甄選。經過層層選拔,曾在佳片《平原上的夏洛克》裏有過精彩表演的張佔義來到了北京劇組所在地。與他同場試鏡的,還有幾位唐山演員。最終,張佔義以鬆弛自然的表演和良好的鏡頭感脱穎而出,成為《北京好人》中的“表舅”。

甯浩説,演員的真實和質感是最主要的,張佔義一直生活在農村,一看就有“表舅”的樣子,“我就是看中了他身上的質樸和真實,所以請他來。”

“能和甯浩導演、葛優這樣的‘大腕’合作,很興奮。一開始總怕演砸了,跟‘葛大爺’搭戲感覺有壓力,不過在拍攝過程中配合還是挺默契。”這是張佔義第二次登上大銀幕,他多少有些緊張。甯浩引導張佔義發揮身上真實粗糲的一面,用最輕鬆真實的狀態呈現出來,和葛優搭檔,貢獻了不輸“影帝”的演技。

張佔義的形象及表演在樸實中透出憨厚,“笑果”渾然天成,給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再次把衡水方言帶上大銀幕、進一步提高衡水的知名度,讓張佔義感到非常榮幸。“能夠為宣傳家鄉、讚美家鄉作一份貢獻,讓我有種‘為家鄉代言’的自豪和驕傲。”

張佔義説,葛優老家饒陽,離自己的老家深州不遠,“我們有空就聊幾句,像朋友一樣。感覺他特別平易近人,好接觸,一點兒也沒有‘大明星’架子。”

葛優常常被稱為“葛大爺”,演技高超自不必説。1992年,他在電視劇《編輯部的故事》成功塑造“李冬寶”一角,開始“走紅”。《甲方乙方》《不見不散》等熱映賀歲片、《活着》《霸王別姬》等經典文藝片……從影幾十年,他不僅手捧金雞獎,還獲得戛納電影節影帝稱號,是許多演員和觀眾心目中當之無愧的喜劇之王、“大腕”“大咖”。

葛優塑造的角色多為市井平民,在《北京好人》中也不例外。他延續《我和我的祖國》中《北京你好》單元裏的角色,繼續扮演“張北京”,連帽子都沒換。

這一次,“張北京”不再是出租車司機,而是一位在北京生活多年的停車場管理員。他有個心願,就是攢錢買輛專車開。不巧,衡水老家的表舅得了甲狀腺瘤,急需用錢治病。張北京既捨不得借錢,又不忍心見死不救,開動腦筋想了個“歪招”,讓表舅冒用自己的醫保看病,由此引發了一系列讓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最後,張北京還是把錢給了表舅做手術。之後有個“神反轉”,二人回到衡水老家,發現表舅母早就給表舅辦了農村醫保!影片結尾處,張北京和表舅乘上電動三輪車風馳電掣般奔向村委會,取景構圖及演員的表情神態讓人感覺似曾相識——這是致敬《平原上的夏洛克》。

《北京好人》中還有一個“山寨”衡水人——“老戲骨”楊新鳴(原籍西安)扮演的寧醫生。表舅冒充張北京到醫院就診時,和寧醫生有一段“靈魂拷問”式對話,既搞笑又令人心生感慨——

寧醫生:“哪兒人?”

表舅:“北京人兒,住中央電視台對面呼家樓西里7-8。”

寧醫生表情嚴肅:“為什麼要撒謊啊?”

表舅一臉錯愕:“您怎麼知道?”

寧醫生的衡水方言脱口而出:“還‘七槓八’……我一聽你就是衡水人!”

還沒等表舅反應過來,寧醫生又“補了一刀”——“咱衡水人,在哪兒都不能忘了本啊!你好好一個衡水人,為啥要叫張北京呢?應該叫張衡水才對啊,是吧?”

“小故事”成功講述“大命題”

有評論稱,衡水因為這個故事徹底“火”了。以後人們提起衡水,不會再停留于衡水老白乾、衡水中學,而會關注更多的衡水元素。

劇中有個橋段,表舅冒用張北京的醫保卡失敗,打算放棄治療,回家“一天喝三頓蒲公英治病”。張北京“略施小計”,説手術費已經交上,用一句“人家可不退錢啊!”勸表舅就醫成功後,欣慰地笑了:“咱村的蒲公英算是保住了!”這句喜感十足的台詞引發網友熱議,“建議衡水蒲公英更名為葛氏蒲公英。為了保護衡水的蒲公英,‘葛大爺’把存了幾年買車的錢全部拿出來了……”

真正的衡水人會發現,《北京好人》中有個明顯的Bug,影片結尾處幾個鏡頭中出現了“山景”。而我們的家鄉在華北大平原上,沒有山。原來,受疫情影響,劇組取景地域有限,無奈之下在附近選了一個山村拍攝。

瑕不掩瑜。《我和我的家鄉》用“小故事”講述“大命題”,輕鬆幽默中藴含着深沉厚重的家國情懷,是一部成功的獻禮影片。

《人民日報》評價這部影片:“真情描繪小康生活美好畫卷,熱情謳歌脱貧攻堅偉大成就,是思想性、藝術性俱佳的文藝精品,取得了口碑和票房雙贏,實現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成為又一部現象級電影作品。影片的成功為主旋律創作帶來諸多啓示:一是愛國主義永遠是電影創作的主旋律;二是人民是電影創作永恆的原動力;三是在以小見大中不斷創新藝術表達,影片才能贏得觀眾的共鳴與共情。”

有網友説,“這注定不是一部平凡的電影。它是集整個中國電影之力,寫給山河故土的一封動情家書,也是對這片土地上每個人一次面容清晰的記錄與致謝。”據統計,北京首映禮153分鐘放映過程中,全場笑聲168次,不少觀眾哭濕了四五張紙巾,還有人在現場交流環節與葛優、張佔義認老鄉:“我和張佔義是衡水老鄉,‘葛大爺’的父親葛存壯也是衡水走出去的,咱們也是老鄉啊!”

葛優堅定回覆:“必須的!(記者韓雪)

來源:
責任編輯:王學峯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
  			河北新聞網  			官方微信  			
  			河北日報  			客户端  			
立即打開
網站首頁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